当前位置: 首页 > 文化
文物中的童颜童趣
发布日期:2019-06-05 09:06   文章来源:北京日报  分享至:

▲明定陵出土的百子衣

辽代定窑白釉童子诵经壶

▲明弘治婴戏青花小罐

童子骑牛铜饰

金代磁州窑白地黑彩婴戏图枕

▲青白釉持桃童子

青花婴戏鸟食罐

密云董各庄清皇子墓出土白玉沁童子

▼青玉仙人出行山子

▲白玉童子诗文佩

▼东直门出土的蓝兜瓷娃娃

▼清代粉彩斗鸡碗

  “蓬头稚子学垂纶,侧坐莓苔草映身。”可爱的儿童一直是古代艺术创作中的重要题材。北京的文物中有许多有趣的儿童形象,“六一国际儿童节”已至,信手拈来,端的是妙趣横生。

  辽代:舍利塔下童子诵经

  顺义净光舍利塔基出土的白釉童子诵经壶,构造巧妙,是一千多年前定窑人形瓷器中的精品,令人过目难忘。

  壶体为一名坐着的童子。童子头戴莲花形束冠,五官清秀,双目微闭诵经,神态自若,似乎正在回味经书里所写的内容。他身穿对襟长袍,长袍的袖口、衣褶和飘带都清晰可见。童子双手捧着翻卷的经卷上方的长方形孔为壶流,童子身体中空为壶腹,莲花形头冠中间设计有壶口用来注水,壶柄在身后。这件文物把壶的各种功用融合在童子的各部位中,将艺术性与实用性完美结合,十分有创意。

  大兴青云店的辽代壁画墓,墓室东壁绘有戏儿图。一位年轻的母亲右侧有一名男童,男童留鹁角,长裤,袒上身,戴长命锁,右手牵妇人右臂,母慈子孝。鹁角是古代儿童发式,也叫博焦,一般是将头发留于顶前,即在囟门处留头发。

  金代:瓷枕上的木鸭车

  1998年,北京植物园温室大棚工地出土了金代磁州窑白地黑彩婴戏图枕,瓷枕呈腰圆形,主题纹饰为一名头结发髻、身着团花长衫的儿童在户外嬉戏,身后拉着一个四轮鸭形玩具木车,右手置于腰间揽绳,左手于左肩处挽结,长出的绳子于胸前自然垂下。画面呈现出一派天真无邪的童趣。这种类似的木鸭车,相信可以唤起不少70后、80后的童年回忆,可见是古今通用的儿童玩具。

  元代:元青花小童抱罐

  元青花举世闻名,其中就有儿童题材作品。元大都遗址出土的青花婴戏鸟食罐,罐口沿处堆塑折枝桃,幼童扎双髻,俯于罐身之上,作抱罐状,纹饰简练。

  东城鼓楼后街豆腐池胡同出土的青白釉持桃童子高13厘米。童子面目丰腴,大耳,宽额,头顶梳刘海发式,面露微笑。长袖内衣,右衽半袖外套,右手持带叶鲜桃,左手下垂纳于袖间,跪坐于地。

  明代:孝靖皇后的百子衣

  婴戏是青花图案中的重要题材。婴戏图始于唐,宋代后盛行,稚童为主要角色,常见的婴戏图案有戏莲、蹴鞠、放纸鸢、戏蝶、对弈、捉蜻蜓、玩陀螺、骑竹马、敲锣、舞扇等各种嬉戏玩耍场面,画意生动,情趣盎然。

  明弘治婴戏青花小罐为西直门外老虎庙出土,画面上的几名童子,或手持拨浪鼓,或扛着芭蕉叶奔跑。

  朝阳洼里出土的明代青花婴戏盖罐,腹部主体纹饰分为四个部分,着力表现了十四名孩童,有骑木马的,有玩蛐蛐的,也有模拟官员出行、升堂、对弈、会客、教书的场景,童趣十足。婴戏图案层次多,面不乱,给人欢快之感,器底书“大明嘉靖年制”。

  明代“连生贵子”玉佩饰出土于海淀,造型为一立于荷叶上的男童。荷叶向下翻卷,手执莲梗举于肩部的男童脸型较长,留有发绺,额头大而高阔,鼻子近三角形,长耳肥腮,双眉紧锁若有所思,身穿右衽短褂和肥腿长裤,煞是可爱。

  “连生贵子”的题材来源于中国民间传统文化。完整的连生贵子图案包括莲花(或莲叶、莲蓬)、笙箫(或花生)、桂圆(或桂花)、童子,以童子代表男丁,寓意人丁兴旺。

  童子骑牛铜饰,童子扎双髻,骑于牛背上。让人不禁想起了“借问酒家何处有,牧童遥指杏花村”的情景。

  明定陵出土的百子衣,是孝靖皇后的一件罗制短袄,其上用金线刺绣9条蛟龙,周身用金线绣以山石、树木、花卉、八宝纹为背景。用彩线绣出100个各具姿态的儿童,有跳绳的、踢毽的、放风筝的,还有蹴鞠的、放爆竹的、博戏的,还有的观鱼、沐浴、嬉戏、扮作官员出行,形神兼备、惟妙惟肖,具有浓厚的生活气息,堪称一件精美绝伦的刺绣工艺品。

  清代:活泼儿童成经典造型

  清代以儿童形象为主的艺术作品就更多了。东直门出土的蓝兜瓷娃娃,扎双髻,眉开眼笑,双手半握上伸,作欲拥抱状。丰台看丹出土的红黑彩蓝兜瓷娃娃,与前者相似,黑彩点睛,身上略施红彩。

  顺治青花四美十六子(亦名四妃十六子)图罐出土于海淀。主题纹饰绘于整个罐的外壁,图中一位母亲手执芭蕉扇,旁边两个小孩手捧书匣,亦步亦趋紧跟身后,俨然一幅孟母教子的历史图画;另一位母亲手执花枝与两个孩子翩翩起舞,极尽风雅和高贵;还有一位母亲怀抱婴儿,手上拉着一个稍大的孩子,同时招呼着旁边另一个孩子,颇有家族生活情调。几位母亲身后,几个调皮的孩子正在捉迷藏、玩风车。图中芭蕉亭立,柳条舞动,一轮温暖的红日隐现在氤氲的浮云之中,整个画面充满了温馨、详和的生活气息。

  中国古代社会中,“多妻、多子、多福”的思想渗透到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,这一题材的纹饰反映出古人对幸福美好生活的向往。

  首都博物馆展出的白玉童子诗文佩,细润光亮,正面琢制两名童子,牵手相对作游戏状,背面刻诗文“青玉连直上,指日近龙光。”

  1997年马甸出土了清康熙五彩花卉人物图小将军罐,其中一件绘婴戏图案。将军罐,因盖的形状似将军盔帽而得名。画面中的儿童眉目清秀,绿衣红裤,右腿抬高,双袖后挥,表现了儿童舞蹈场面。

  圆明园出土的青玉仙人出行山子,一老两少三人走在陡峭的山崖上。一童子在前,回首作引路状,另一童子负行李跟随老者。

  密云董各庄清皇子墓出有白玉沁童子和白玉童子牧牛玉雕。前者梳双髻,宽额大眼,作站立状;后者匍匐于牛背上,作攀爬状,憨态可掬。童子牧牛是我国古代艺术品的经典题材之一,早在宋代就已出现在众多绘画作品之中,至明清时期,这一题材的表现形式更趋多样,出现在了玉器、瓷器、家具、漆器等领域。这件玉雕童子牧牛以写实手法精雕而成,水牛和童子均十分精致。

  海淀出土的清代玉镂雕太子戏莲纹片,青白玉质,薄片镂雕出太子戏莲纹,雕功精湛,孩童稚气、天真的形象跃然眼前。太子戏莲,又名太子玩莲,亦名富贵宜男,属婴戏纹之一,源于佛教“鹿母莲花生子”的故事,是一种传统的装饰题材,被广泛使用。

  乾隆时期的粉彩鸡缸杯仿成化斗彩鸡缸杯。乾隆皇帝一生喜欢作诗,喜欢将他的诗文与花鸟或山水图案相结合作为瓷器的画样,命御窑厂烧造。画中的童子紫衣白裤,左手引鸡,抬左腿,画面生动自然。

  无独有偶。延庆博物馆展出的粉彩斗鸡碗,童子发髻高挽,左手作招引状,左脚略抬。虽为斗鸡,但看上去其乐融融。

  纵观有儿童造型的文物,儿童或嬉闹游戏,或与母相偎,无不以活泼可爱的形象示人。一方面儿童天性本就童心无忌,天真无邪;另一方面寄托了古人对儿童的疼爱。通过这些文物,后人了解到古代儿童的衣服发型、游戏项目,仿佛开启了一场跨越时空的对话。(郭京宁)

[打印]    [关闭]

主办单位:凯风佛山,转载内容版权归作者及来源网站所有

关于我们  |   联系我们   技术支持:佛山市政务服务数据管理局